第694章 援兵(二)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472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02:02:36

苗有方之所以放下弓箭,并察觉出这些人有问题,靠的不是智慧,而是武者的危机预感没有反馈。

这说明那群飞兽军没有敌意。

“不对?”

许二郎抬了抬手,挡开要强行护送他离开的百夫长,侧头看向苗有方。

苗有方就把那群人的特征说了一遍,并解释道:

“他们没有敌意。”

许二郎听完,立刻做出判断:

“南疆人?”

肤色黝黑,头发天生带卷,青蓝相见服饰混杂着兽皮衣。

不管是书上记载,还是亲眼所见(指丽娜),许二郎都能断定来的是南疆人。。。

南疆人,难道........苗有方一拍脑袋,狂喜道:

“我明白了!”

他也不解释,把弓箭一丢,站在女墙上,兴奋的朝着越来越近的飞兽军挥舞双臂。

为首的飞骑看到回应,驾驭飞兽脱离队伍,俯冲着降落城头,而其余飞骑则警惕的在城头上空盘旋,保持着距离。

“呼呼........”

膜翼掀起的狂风吹飞碎石和沙硕,黑鳞巨兽降落在马道上,缓缓收拢膜翼。

苗有方飞奔着迎上去,语气急促问道:

“你们是蛊族的人?”

黑鳞巨兽背上的中年男人,开口说道:

“我叫塔莫,是心蛊部的飞兽军统领,奉淳嫣首领之命,前来支援青州。

“心蛊部已与许银锣达成协议。”

中原官话说的很不标准,苗有方听了三遍才听懂。

果然是他请来的........苗有方松了口气,他和许七安是在前往蛊族的路上分别的,蛊族的军队在此时此刻出现,对大奉守军又没有敌意。

用脚趾头想,也能想出这些人是许银锣搬来的救兵。

苗有方回头,朝许二郎颔首,表示安全可靠,然后又招了招手。

许二郎在警惕的百夫长护送下,来到苗有方身边。

“我跟你说过的,我和许银锣是在前往蛊族的路上分别的。”苗有方随口解释一句,振奋道:

“他们是许银锣找来的救兵。”

许银锣找来的救兵........百夫长直接愣住了。

苗有方喊的声音很大,远处的守军听在耳里,原本警惕且充满敌意的他们,猛的一愣。

许二郎审视着巨兽背上的南疆人,他肤色黝黑,嘴唇偏厚,身形瘦削但不瘦弱,相反,紧绷的肌肉既有爆发力。

许二郎目光一闪,沉着冷静的问道:

“我大哥让你来的?”

“这位是许银锣的堂弟。”苗有方插了一嘴。

塔莫一听,许二郎的眼神就不一样了,恭敬中带着讨好:

“是的。”

许二郎点头,状若随意的道:

“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。”

正常情况,大哥肯定会让蛊族的援兵去青州城,先和青州的高层接洽,断然没有直接来松山县的道理。

他假装随口一问,其实是在试探这个自称心蛊部塔莫的反应。

“是许银锣让我们来的,他还给了一份松山县的地图。”塔莫边说着,边从怀里摸出一份地图:“虽然我多年前来过大奉,但途中依旧走错了路,本来昨夜就该到了。”

他看了一眼城头的大奉旗帜,庆幸的说:

“还好没来晚。”

大哥让他们来松山县的.........得救了,松山县得救了,百姓得救了............许二郎闭上眼睛,身躯微微颤抖。

他用力吸了一口气,把所有情绪都压在心底,轻轻点头,道:

“大哥怎么知道我在松山县。”

这确实符合大哥的作风。

只是不知道大哥是如何知晓他驻守松山县的。

塔莫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他接着问道:

“那我们可以降落了吗?”

见许新年颔首,他抬头,用力吹了一个口哨。

当空盘旋的飞兽军得到命令,有条不紊的降低高度,在城头稳稳降落。但因为数量太多,大部分黑鳞巨兽只能降落在城墙下方。

远处的一名士卒,手里拎着武器,小心翼翼的靠拢过来,问道:

“许大人,方才听苗将军说,他们是许银锣请来的援兵?

“兄,兄弟们都很想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许新年目光掠过他,看见远处几个受伤的士卒聚在一起,殷切的望向自己这边。

收回目光,许新年看着年轻的士卒,用力点头:

“是的,这些是心蛊部的飞兽军,许银锣请来的援兵。”

年轻的士卒面皮忽地抖动,激动的浑身颤抖。眼里却有泪水积蓄,滚落下来。

苗有方跳上女墙,目光从左到右,扫过城头的黑鳞巨兽,接着俯瞰下方更多的黑鳞巨兽。

他眼里有着亮光,闪着水光。

猛的深吸一口气,强忍住发酸的鼻子,咆哮道:

“兄弟们,我们的援兵到了,许银锣为我们请来了援兵。我们也有飞兽军了。”

声音滚滚回荡。

激动的情绪一下子在守军和民兵心里炸开,继而掀起了嘈杂的声浪。

有人泪流满面的喃喃着:“有救了。”

有人激动的脸色涨红,大声咆哮。

有人兴高采烈,手舞足蹈,欢呼不止。

城下的民兵打探到情况后,兴奋的沿着大街小巷奔走相告。

告诉城里的百姓援兵来了,是许银锣带来的援兵。

一时间,欢呼声回荡在小县城各处。

许新年深吸一口气,按捺住激动的情绪,道:

“塔莫阁下,心蛊部的飞兽军远道而来,本该给你们安排住处,但兵贵神速,战机转瞬即逝。”

塔莫拍了拍胸脯:

“许大人有何吩咐。”

............

卓浩然收到斥候回报时,正在军帐里玩弄营妓,这些女人一部分是行军途中抓来的,一部分是攻克青州第一道防线时,从各郡县中搜刮来的美人。

抢夺妇女随营这种事,即使是大将军戚广伯也无法置喙。

因为营妓本身就是一支军队里,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。

于掌权者来说,营妓的必要性在于提振士气,解决士兵们沙场征战的苦闷。

这在战事不利于,效果尤为显著。

数百骑飞兽军?!

乍闻消息,卓浩然第一反应是斥候谎报军情。

青州何时有此等规模的飞兽军?

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他当即提上裤子,拎着武器奔出军营,御空而去,遥望城墙。

亲眼所见后,他才不得不接受这个“荒唐”的消息。

城头站满了收拢膜翼的黑鳞巨兽。

“青州何时有这般规模的飞兽军?”

卓浩然双拳紧握,脸皮都在抽搐。

破城在即,守军忽然迎来了规模数百的飞兽军援兵,卓浩然气的胸膛都要炸开了,迅速降落,返回军营,下达的第一个命令便是撤退。

营内的朱雀军只有三十余骑,根本无法抗衡守军的飞兽军。

不管承不承认,局势逆转了,现在该逃的是他们。

除了撤退,没有任何办法。

军营一下子乱了起来,仅剩的几百名将士丢下手头所有的事,弃了所有物资淄重,骑上快马,在卓浩然的率领下,奔出军营,扬尘而去。

三十余骑朱雀军振翅飞起,火速撤离。

但让卓浩然没想到的是,己方刚刚撤退,沉雄的咆哮声便从身后传来。

骑兵们回首望去,吓的肝胆欲裂,后方天空中,黑压压的飞兽军宛如乌云般汹涌而来。

黑鳞巨兽扇动膜翼,很快追上骑兵,背上的心蛊师们纵声长啸。

霎时间,训练有素的战马完全失控,急奔中跪伏在地,人和马一起翻滚摔倒,场面一片大乱。

心蛊师们或朝下投掷炮弹、火油桶,或弯弓拉弦,朝下方的败军倾泻箭雨。

“许新年!”

卓浩然仰天长啸。

六千精锐全部折损在松山县,他半生英明毁于一旦。

.............

半个时辰后。

半边坍塌的瓮城里,许新年坐在案后,环顾众人,笑道:

“飞兽军剿灭敌方骑兵三百,俘虏二十八人。剿灭朱雀军二十骑,俘虏三人,八骑逃走。

“卓浩然和他的副将逃走,不知所踪。”

许二郎没奢望飞兽军能俘虏四品武夫,难度太大,眼下斩获的战果,已经非常喜人。

在场的有守军里仅剩的两位百夫长、竹钧、苗有方,还有心蛊部飞兽军首领塔莫。

听完许二郎的“汇报”,众人满面喜色,一扫颓败。

“老子是真没想到,许银锣身在南疆,却能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之外。”

“废话,你也不想想,许银锣可是著兵书的兵法大家。”

两位百夫长一言一语,兴奋的谈论,言语间把许七安奉若神明,无比崇拜。

不苟言笑的竹钧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许二郎望着塔莫,笑道:

“心蛊部的飞兽军解了大奉的燃眉之急,稍后我会修书一封,你带着它去一趟青州城。结盟之事,交给杨布政使去办便好。”

蛊族和大奉的结盟,目前还是“口头承诺”,需要由杨恭上书朝廷,拿到正式文书,朝廷同意了,才作数。

在许二郎看来,朝廷是求之不得的,不过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。

“杨布政使若是知道许银锣为青州带回来五百飞兽军,一定欣喜若狂。”

竹钧嘴角笑容愈发深刻。

塔莫似乎想起了什么,道:

“忘了说,除了我们心蛊部,还有力蛊尸蛊和暗蛊的兄弟。”

瓮城里,谈笑声陡然一静。

许新年呼吸变的急促,撑着桌子起身:

“还有?数量几何?他们身在何处?”

塔莫沉吟一下,道:

“三部统合起来,大概还有一千多人吧。

“至于身在何处,我就不知道了,我们离开南疆后,就分兵了。毕竟飞骑载不了那么多人。”

三部蛊族加起来还有一千多人.........许新年等人激动了起来。

但凡了解过山海关战役的,就该明白蛊族的战士有多难缠。

蛊族虽然人口不多,无法与大奉动辄数十万的大军相比,但凭借着诡异难缠的蛊术,在山海关战役中,曾让大奉军队吃过许多亏。

若是能善加利用,这一千多蛊族,加上五百飞兽军,绝对能在战场大放异彩。

许新年脸色因为激动而涨红,手指微微颤抖的握住笔杆:

“我这就写信给杨布政使。”

又扭头对副将说:“你随塔莫回一趟青州城。”

很快,塔莫背着大奉旗帜,独自驾驭黑鳞飞兽,离开了松山县,朝着青州城飞去。

...........

两日后,布政使司,大堂内。

杨恭低头看着桌前铺开的地图,紧盯着“松山县”三个字,沉声道:

“我们要做好松山县失守的心理准备。”

李慕白在内的一众幕僚,心情沉重。

虽然派遣出去的斥候还没回信,但对比松山县的兵力部署,以及敌军的阵容,很容易就能推测出结果。

李慕白叹息一声:

“援兵已经整装待发,只要斥候传回详细情报,便能立刻出兵松山县,夺回此城。”

众人根据第二道防线的整体情况,制定的计划是先保住松山县,理由很简单,东陵转为野战,能进能退,倒是不用操心。

宛郡被云州叛军的主力围困,又有飞兽军在头顶盘旋,想要解除宛郡困境,不知道要填入多少兵力,还不一定能保下。

相比之下,夺回松山县是最明智之举。

趁敌军刚占领松山县不久,云州大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抵达松山县驻守,这时候出兵,夺回松山县的希望极大。

而后陈兵松山县,死守,保住第二道防线的最后据点。

“二郎深谙兵法,非迂腐之徒,他应该不会殉城的。”李慕白心里祈祷。

杨恭环顾众人:

“对付飞兽军,诸位有什么妙策?”

一位幕僚说道:

“对付飞兽军最好的办法,自然是拥有一支飞兽军。”

顿了顿,道:“除此之外,改造床弩,使其对空发射,或能克制飞兽军。敌我战力不悬殊的情况下,让四品高手出击也不失为良策。”

正说着,一名吏员匆忙进来,高声道:

“布政使大人,城外来了一个扛着大奉旗的飞骑,自称蛊族人。”

............

PS:说个好消息,通过我昨天到现在,一整天的苦思冥想,肝死无数脑细胞后,终于把本书最大的一个坑,构思完成了。嗯,具体细节还需要再斟酌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