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5章 最后的决战地(求月票)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504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02:02:36

客栈里,苗有方发出满足的、痛苦的叹息。

自从跟随许七安以来,这位名义上的东家,实际的师父,就在帮他搜集锤炼肉身的药草。

并教他独特的运气法门辅助晋升。

每日浸泡药浴,承受火灼酸蚀般的痛苦,默默运气,他终于迈过门槛,晋升了六品铜皮铁骨。

他从浴桶里站起身,环顾自身,古铜色的皮肤表面,闪烁着淡淡的神光。

力量、五感有了不小的进步,气机也旺盛许多,但最让武者惊喜的是这身刀枪不入的体魄。。。

江湖上有句话:六品的县令,五品的知府,四品的侯。

用官职来比喻武夫品级,六品可以在一县之地称王称霸,官府也不敢招惹。

五品则能在一府之地耀武扬威。

四品指的是能像诸侯一样,称雄一方。

当然,这个说法仅限于江湖中称雄一方,不涉及朝廷。

苗有方低头一看,乱草丛中的那条咸鱼闪烁神光,宛如一杆绝世神枪。

他惊喜道:

“好家伙,果然如我所料。

“今后长枪纵横,姑娘们还不得哭爹喊娘呀.........喂,李兄,羡慕吧,你一定很羡慕吧。

“只有武者才能对付武者。”

李灵素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:

“绣花针再坚硬,不也是绣花针?

“哦,你是觉得能刺的姑娘们疼一点。”

苗有方大怒,挺着腰:“比比?”

李灵素翘着二郎腿,嗤笑道:“我的玩意只给美人看,不和绣花针一般见识。”

这时,许七安推开房门,扫了他们一眼,面无表情道:

“收拾一下,离开江州城。”

两个活宝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,转身离开。

他心情不是太好,没想到江州城作为一洲主城,竟然只有散碎的龙气宿主。

...........

豫州。

襄、荆、豫三州紧邻炎国,本着就近原则,纳兰天禄首先“搜刮”三州的龙气宿主。

他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,经过一段时间的搜集,他们在襄州收集到八位龙气宿主,在豫州收集到两位龙气宿主。

城中最高酒楼,天字号雅间。

东方婉蓉穿着桃红色的低胸长裙,裸露出胸口的白腻,侧身坐在软塌,喝着茶。

房门推开,与姐姐容貌一致,但气质清冷的东方婉清跨过门槛,一边伸手接过姐姐递来的茶,一边说道:

“抓住一个探子,准确的说,是他主动找上我。”

东方婉蓉精致的眉梢一挑,诧异道:

“大奉朝廷的探子?”

东方婉清摇头:“他自称是天机宫的人。”

天机宫........东方婉蓉轻轻皱眉,对这个名字充满陌生。

这时,她脑海里传来苍老温和的声音:“让他进来。”

东方婉蓉一边传达老师的命令,一边在脑海里问道:

“老师,您知道天机宫?”

隔了几秒,纳兰天禄才回答道:

“一个二品术士建立的情报组织,他们遍布于中原各地,乃至九州。当年山海关战役中,这个组织发挥了极大的作用。

“魏渊当年可是吃了大苦头。”

东方婉蓉愈发不解:“二品术士,却站在了大奉的对立面?”

在她的印象里,术士也可以是司天监的代名词,而司天监隶属大奉朝廷。

纳兰天禄叹息一声:

“当年山海关战役,本质是九州大陆各方势力矛盾日益加剧的一个爆发,但若非两个人从中游说,推波助澜,山海关战役可能要延后十几年才爆发。

“而那两个人里,一位是天蛊部的首领天蛊老人,一位就是这个二品术士。”

二品术士和天蛊部的人联手推动山海关战役?东方婉蓉第一次听说战争内幕,又惊奇又茫然:

“那位二品术士为何如此?”

纳兰天禄缓缓道:“当然是为了取代监正,晋升一品。”

取代监正........东方婉蓉恍然道:

“难怪您要见探子,那二品术士是可以拉拢的盟友。”

纳兰天禄哼道:

“暂时的盟友罢了,他是个极可怕的角色,我被镇在浮屠宝塔二十年,再次出世,他已经把大奉搞的如此乌烟瘴气。

“山海关战役最大的获益者,除了佛门,就是他和天蛊老人。大奉虽然赢了,却被窃走一半国运,若仅是如此,还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。

“但那人谋划二十年,先后除掉镇北王和魏渊,镇北王也就罢了,魏渊一死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”

纳兰天禄忽然沉默,东方婉蓉随之望向房门。

吱~房门再次打开,东方婉清领着一位披斗篷,戴兜帽的神秘人进来。

“见过两位宫主,在下天机宫密探“风”,负责豫州地界。”

兜帽里传来刻意嘶哑的男性声音:“请允许我做个介绍,天机宫是........”

东方婉蓉冷漠打断:“直接说事。”

“风”密探沉默两秒,笑道:“看来大宫主已经知道我们的背景。”

他伸手入怀,摸出一封信,双手奉上。

东方婉蓉招了招,信封自动落入手中,展开阅读。

十几秒后,她把信纸放在桌上,笑道:

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”

“风”密探作揖道:

“大宫主英明。少主还说,遇到许七安,能避则避,等待机会。

“呵,龙气之间有互相吸引的特性,随着我们收集的龙气越来越多,各方迟早碰头。届时,再共谋大事。”

顿了顿,他说道:

“接下来,有个情报要与两位宫主分享。

“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,许七安已得三道,分别在雷州、漳州的湘州,以及青州游侠苗有方。

“雍州并无九道龙气之一的宿主。

“如今已知禹州有一道,云州没有。大奉十三洲,便只剩下江州,东北襄、荆、豫三州,剑州、楚州,以及京城地界。剩下的五道龙气,就分部在这六洲之中。”

在大奉官方行政划分里,京城也是一个洲。

“襄州没有!”

东方婉蓉摇头。

“风”密探道:“那么荆、豫两州,必有一道,甚至两道。如果没有被司天监的孙玄机提前截获的话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东方婉蓉道。

“风”密探点头,接着说道:

“等两位宫主走完东北三州,剩下的就是江州、剑州和楚州,我们和许七安,应该会在这三州之一发生冲突。

“巫神教的灵慧师,可有在附近?”

他委婉的提示,没有超凡境的实力,无法掺和到这个层次的战斗中。

东方婉蓉笑吟吟道:“无需操心。”

...........

禹州。

许元霜展开手臂,让信鸽落在自己小臂,他从信鸽爪子上捆绑的细竹管里抽出小纸条。

展开认真看完,清秀的脸庞露出几分笑意,回身说道:

“苍龙七宿擒住禹州的那位龙气宿主了,虽说历经波折,几次险些让他逃脱。

“但有心算无心,且用天机宫密探辅助,加之苍龙七宿的强大,算是有惊无险。”

就是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之一。

柳红棉等人如释重负,姬玄笑道:“接下来,该联络两位金刚了。”

...........

临近云州的青州,净心和净缘徒步走了数千里,终于在青州边界的某个郡县,与度难、度凡两位金刚在一座荒废的破庙会合。

金刚们穿着斗篷,戴着兜帽,以此掩盖暗金色的肤质。

“师尊!师叔!”

“两位师叔!”

净心和净缘合十行礼。

净心把被掳走之后的事,详细的告之两位金刚:

“许七安按照承诺,释放了我们。”

到了这个地步,就算是禅师的他,也再无法称那人为佛子。

心里嗔念缭绕。

“三年........”

度凡金刚叹息一声:“幸而修罗王之子已经归位。”

就算是佛门,也损失不起一位二品罗汉。

净心净缘大喜过望。

后者问道:“师尊,师叔,你们在此地作甚?”

度难金刚缓缓道:“伽罗树菩萨的一尊化身在云州潜龙城,近期或许会有命令。我二人在此等候信使。”

净心疑惑道:“为何不进去?”

度凡金刚瓮声道:“监正在盯着云州。”

净心和净缘骇然相视。

..........

一旬后,江州城。

兜兜转转,许七安足迹踏遍江州,又回到了这座主城。

他已经把江州的所有龙气宿主一网打尽,但依旧没有找到九道龙气之一的宿主。

“如果江州的龙气宿主是游侠儿,那么现在已经游历到别处去了,就跟苗有方一样。”

许七安牵着小母马,与苗有方、李灵素走向搭建在城外的粥棚。

那里排起了长龙,一名名穿着简陋的贫民、流民拿着破碗、竹筒,等待施粥。

城防军粗暴的维持秩序,对拥挤的贫民动辄训斥、拳打脚踢。

方式虽然粗暴,但确实稳住了局面。

而那些饥寒交迫的贫苦之人,虽然脸上还残留着麻木和痛苦,但他们看着粥棚的眼神里,有着亮光。

说实话,永兴帝的这次赈灾举措,让许七安对他大有改观。

大奉走到如今,各地官府多是阴奉阳违之辈,王朝腐朽到一定程度,不是皇帝一个人能改变的,甚至不是京城的主公能改变的。

政令难行,一直是各朝各代最头疼的事。

据怀庆说,永兴帝采纳了许二郎的建议,把京城的御史尽数派遣下去,负责监督各州,给予巡抚先斩后奏之权。

每位巡抚身边,又配一名白衣术士负责监督。

众所周知,白衣术士是出了名的骄傲、有钱,这大大避免了联合贪污的行为。

但因为低品术士是弱鸡的原因,为防止巡抚经受不住诱惑贪污,杀人灭口,朝廷又补了一条铁律:

术士身死,巡抚问斩。

而对于各地官府,朝廷鼓励相邻郡县之间,互相监督,互相举报。

一旦查实,举报者官升一级,被举报者视情节轻重,革职或问斩。

防止官员贪污赈灾粮草的政策还有很多,比如粥桶里“筷子浮起人头落地”等等。

至于如何对付那些假扮难民冒领救济粮的,老辣的王首辅给出的办法是:

七成米两成糠一成沙。

这些仍然不能完全杜绝贪污,但起到了极大的扼制效果。

李灵素望着粥棚,笑道:“虽说与中原各地的灾情相比,朝廷做的这些事效果有限,但好歹是让百姓看到希望了。”

苗有方罕见的没有抬杠,目光柔和的看着这一幕。

一行人进了城,打算歇息一晚,下一站是剑州。

..........

夜里。

许七安把圆桌边的蜡烛,挪到书桌,铺开客栈里自备的宣纸,提笔写下:

“襄、荆、豫、剑、楚。”

慕南栀抱着小白狐走过来,探头一看:“这些地方都在哪儿?”

“你不是天天翻《大奉地理志》吗?”许七安反问。

“我看完就忘了,谁还记得呀。”慕南栀撇嘴。

女学渣.........许七安心里腹诽。

这女人要是活在他那个时代,大概就两条出路:

一:凭借超凡脱俗的美貌嫁给土豪大佬,当个阔太太。

二:进娱乐圈,当一个怎么都红不了的烂片女王。

为什么红不了?因为花神转世显不是那种吃苦耐劳的人。

许七安对她倒也没什么要求,除了过分傲娇,她本质是善良的,关键时刻也明事理,不会拖后腿。

一个女人愿意陪你浪迹江湖,在许七安看来已经是最难得品质了。

“剩下的那六道龙气,基本就在这几个地方。”

许七安摸着下巴,给她分析:“但我们不能判断巫神教、佛门还有潜龙城这些势力,有没有提前摘桃子。”

慕南栀一本正经的点点头,脸色严肃,像是认真听课的好学生。

“如果他们得了九道龙气之一,便立刻返回大本营,这是最麻烦的情况。”

她紧张问道:“那该怎么办?”

“这是无解的。”许七安摇头:“我的底线是损失两条至关重要的龙气,用散碎龙气积少成多来弥补。”

慕南栀顿时眉头紧皱:“那怎么抢的过他们?”

许七安笑道:

“不急,我身负半个国运,我遇到龙气的概率比他们更大,我都没遇到,他们当然也遇不到。最多也就遇到一两条。

“我有预感,剑州会有九道龙气之一的宿主。”

就在这时,他心有感应,取出了传音法螺。

“在........”

那边刚响起孙玄机的声音,许七安立刻抢答:

“在江州城来福客栈,三楼靠东,第三个房间。”

那边陷入长时间的沉寂。

许七安耐心等待了一个时辰,终于,床边清光自下而上升起,交织成一个身穿白衣,身高普通,五官普通的年轻男子。

“孙师兄,有什么事?”

他边说着,边恭敬的递上纸笔。

能动手,就绝不让孙师兄哔哔。

孙玄机认命般的握住笔,写下:

“龙气情报汇总!”

停顿一下,又写道:“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。”

...........

PS:求月票!!!码下一章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